创业者,都已经到了硅谷就别再跟台湾人混——专访QuestVe

2020-06-19 05:40浏览 : 535
创业者,都已经到了硅谷就别再跟台湾人混——专访QuestVe

Quest Venture Partners是美国硅谷主要投资早期阶段新创公司的风险投资机构,2008 年由美国、日本混血的兄弟档 Andrew Ogawa 与 Marcus Ogawa 创立,2013 年,在 Google 拥有 6 年工作经验的 Maarten ‘t Hooft,也加入了合伙阵容,提供 10 万美金到 100 万美金的资金。

2013 年,QVP 联合 500 Startups、Floodgate Fund 等机构,投资了从台湾本土出发、在欧美市场大放异彩的 PicCollage。这一年来,QVP 更大力押注香港与台湾,不只频频来台与创业团队交流,担任竞赛评审,更于今年中旬招募了素有「创业甘道夫」之称的陈泰谷,希望他能担任「转译者」,在台找寻有着相同理念与目标的基金,为夹在中国与日韩之间,创业资金较为枯竭的港台,注入新兴的创业活水。

趁着 Maarten ‘t Hooft 来台湾的机会,我们请他谈谈台湾与自己,以下为访谈摘记:

我们要和团队并肩作战

Maarten ‘t Hooft 非常强调 QVP 青睐的团队,是可以跟他们一起工作成长的,而不是把钱丢过去之后就不闻不问。「比起钱,科技公司更需要的是支援」,尤其是处于早期阶段、羽翼未丰的公司。比如他们就运用广大的有限合伙人人脉,协助 PicCollage 与日本第二大电信商 KDDI 牵线,进入日本市场。

跟团队能否「快乐工作」是考量投资的第一点,另外,则是「点子够不够大」,而投资条款与结构也是很重要的细节。

相较部分台湾创投喜爱「立即见效」的创业类型如电商或游戏,Maarten ‘t Hooft 指出,有些人「把晚期投资的期待错置到早期投资」,如果希望看到具颠覆性的事物,不太可能今年开公司明年就赚钱。

创业者,都已经到了硅谷就别再跟台湾人混——专访QuestVe
Quest Venture Partners 投资过的公司

他强调,他们深知「big ideas take time,我们会让 LP 们知道,我们投资的是会在未来造成强大改变的点子,不期待在投资前几年就看到获利数字,我们想看到的是成长性、事情朝着对的方向前进。」

Maarten ‘t Hooft 认为,台湾在硬体、行动、iOT 甚至机器人、电脑视觉具有很强的优势。近代科技史的重大移转,台湾都扮演要角,且毗邻全球强权中国、日本与美国,且关係都很深,「如果我们给创业家机会,肯定大有可为」。只是,也许是环境使然,台湾人素质不输硅谷,但相对缺乏野心,「你必须想着我要大破大立。」

对非家用 iOT 情有独锺

近年 iOT 成为最热领域,不过 QVP 对非家用物联网情有独锺。在刚结束不久的 SeedStarWorld Taipei 活动 中,Maarten ‘t Hooft 便展现出对工业用 iOT 新创公司 SmartXLab 的高度兴趣。他解释:

不过问到是不是的确会考虑投资 SmartXLab 时,Maarten ‘t Hooft 说,「我喜欢你的创业专案跟真的挹注投资之间,有很长的路要走。」

台湾人到了硅谷,就别继续缩在舒适圈

硅谷是全世界科技发展的圣地,也有愈来愈多年轻的台湾人前进硅谷「朝圣」,无论是短期旅行,或是直接落地成立公司。Maarten ‘t Hooft 也认为,找机会让自己置身在这个具有无限可能的地方,对创业者来说是很重要的事,但他强调,「必须以正确的方式」。

他观察很多台湾人到了硅谷,只是出现在社交场合不断聊天,「通常是很廉价粗浅的内容。」

创业者,都已经到了硅谷就别再跟台湾人混——专访QuestVe
跑来硅谷如果只是玩乐,就太可惜了

一同受访的陈泰谷补充,许多台湾创业者到硅谷,往往是仰赖台湾的人脉,到了当地还是跟台湾人玩在一起,「结果整个行程像在旅游,而不是在探索这个市场。」

Maarten ‘t Hooft 也深表认同,也指出「脱离舒适圈」正是 QVP 的价值,它可以引领创业者到硅谷,与来自世界各地四面八方的人正面交流。

当你认真想跨出海外⋯⋯

去年 Maarten ‘t Hooft 接受《数位时代》专访表示,鉴于巨大的人口基础、年轻优势,他认为下一个新的产业将出现在亚洲,iOT、O2O、金融科技是最看好的领域。而较开放、较灵活的政府也在其中担纲关键支持角色。

不过,针对现在台湾有一大批创业者把东南亚视为海外征战的目标,Maarten ‘t Hooft 提醒创业者还是需要认清,「每家新创公司都该有自己的策略,东南亚有很大的潜力,在那里发展行动支付就比在美国有优势,但媒体或广告技术就不见得。如果你进入该地的原因是『东南亚是下一个爆发的大市场』,那就不怎幺聪明了。」

另外,他也建议,如果新创公司準备好拓展海外市场,领袖能否维繫「组织」是很重要的能力。像是 PicCollage,主要业务都在美国,但工程师与产品设计都在台湾,长期驻美的 CEO 能不能掌握双边组织的状况,确保两方默契良好,运作顺畅,是最关键的问题。

Googler 变创投

最后,藉着採访创投的难得机会,我们也跟 Maarten ‘t Hooft 聊到,身为前 Googler,为什幺选择走上创投之路?

创业者,都已经到了硅谷就别再跟台湾人混——专访QuestVe
Quest Venture Partners 三名投资合伙人

他的答案跟很多从 Google 等大企业离开自己开干的创业者一样,「我喜欢在小团队工作,我热爱解决问题,我想看到进展,享受事情被完成的感觉。我到 Google 工作时还不是很庞大的组织,我被赋予重责大任,但后来不再是这样,一件事我得跟 8-10 个人 check,Google 长大了,速度也慢下来了。我想专注在解决问题上。」

那幺,为什幺不创业呢?Maarten ‘t Hooft 非常坦白,「我还没找到一个我真的很有热情、『Shit I gotta do this』的问题。刚好我遇到了 Ogawa 兄弟,听闻他们怎幺帮助早期团队,我真的很心动。」

他觉得,「当一名创投最棒的事,就是可以跟新创公司一起工作」。工程背景出身的他,有时甚至会动手协助公司「改进程式码」,也会当产品的测试者,帮忙指出盲点。

但是,创投不比创业者轻鬆。Maarten ‘t Hooft 说,自己一样会有恐惧与不确定感缠身的时刻。毕竟把钱放在新创公司里,心脏的确要很大。新创公司的成长过程就像云霄飞车,儘管是从 A 点到 B 点,但中间一下子俯冲到 C、一下子又攀升到 D、E、F⋯⋯今天创办人意气风发,每件事都一帆风顺,成长率像发了疯一样的飞天,隔天马上哭诉,客户对我们大吼、另外一个创办人决定不干了。这类事情层出不穷,不只创办者难过,也是宛若拉拔孩子长大的投资人,最伤脑筋的事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荟萃高新科技|无人无人|项目大全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